精品文苑

冬至的味道

2016-12-21 浏览次数:6336 来源:文章阅读网

小时候,那么渴望,那么努力地渴望着长大、快快长大,于是,一年里最喜欢的就是属于你的这个节日——冬至节。

因为有你,外婆总会拉着自家嘎吱嘎吱响的大风箱,给我们(我家和俩舅家)烧上一大镬的咸汤圆,圆圆得还略略显那么点黄绿色的红薯汤圆,在滚滚的高汤中滚动着,那么晶莹透亮,还有白菜、青菜的叶子,嫩嫩得点缀着汤水,那样的色香味俱全!我们这班淘气的小家伙们(表姐妹、表兄弟十来个呢),守着灶台,涎着口水,闻着从镬盖的缝隙里透出来的香气,舍不得走开,时不时还吭吭几声:“奶奶(外婆),熟了没?熟了没?”外婆总是慈祥地笑着,然后扔给我们一句老家的民间俗语:“丐儿吃饭不等熟。”哈哈哈哈……小家伙的我们总是傻气傻气地丢下一大串银铃般的笑声。

等待的心情是猴急的,可也是美好的。当外婆给摆好的长凳子上排上一长龙似的一碗碗热气腾腾,透着香气的红薯汤圆时,所有的等待都化成了那一刻无比的幸福满足。外婆说:“烫着呢,别着急!小羊儿们(外婆信仰基督教,所以我们都应是耶稣基督的小羊儿们,也是她的小羊儿们),今儿个吃一碗汤圆长一岁,你们可别吃多了,要不然就长好几岁了。“奶奶(外婆),我要吃俩碗,我长两岁,我要吃三碗,我长三岁……”我们都争先恐后地抢着说。

我们都盼着长大,快快长大,长大了,就是大人了,就能像爸爸妈妈一样出门赚钱养家了,多少能给家里帮点小忙,增点生计。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里,稍大点的小孩一样也是家庭里不可或缺的劳动力。我们都抢着吃汤圆,多吃一碗,就能多长一岁,那是我们最亲爱、最敬仰的外婆告诉我们的,所以我们都深信不疑。在冬至,在属于你的这个节日里,我常常可以很骄傲地抬起头,扬着稚嫩的声音说:“我今天吃了几碗(不特定)汤圆了,我又长大了几岁了。

慢慢、慢慢得,我真的长大了,长大后的我知道了:原来不管吃多少碗汤圆,我只能长一岁。老家有风俗:过完冬至便长一岁,自然是指虚岁,所以我们根深蒂固地认为,冬至一过,我们的年龄就自然而然地长了一岁。长大了,也就懂得了很多,知道了很多,于是我慢慢得不是那么渴望着过你的节日,冬至的概念,仅仅是在寒冷的冬天里,吃上一二碗外婆或者妈妈亲手做的热气腾腾的红薯汤圆或白糯米小汤圆,然后告诉自己,我又长了一岁了。冬至—曾经你的那份童趣,你的那份天真,你a的那份美丽,渐渐地褪色了,继而再渐渐地消散了;曾经,我的那份幼稚,我的那份无邪,我的那份童真,也渐行渐远了,远在了那遥远的记忆里。于是,我不再那么那么继续迷恋你了,喜欢你了。

时间,一天天,一年年,弹指之间,把我从童年推向了成年,再推向了中年。鏡子那头,我看见眼角的鱼尾纹悄悄得、悄悄得、竟那样不动声色地显现了,越来越清晰;我看见我的容颜在时光流逝的分分秒秒里,日渐憔悴、暗黄。我突然—很害怕过你的节日,我甚至还想刻意地去忘记你,想把属于你的这一日直接从我的日历表上抹去,抹掉。我伤感,我的时间,我的岁月,因为有你,又减少了;我的青春,我的娇嫩,因为有你,无影无踪了;我纠结,纠结老爸老妈的步履愈发蹒跚了,头发愈发斑白了,每过一个冬至,他们便又衰老了一岁。其实,我最想,想再听听外婆的声音,告诉我:吃几碗汤圆年少几岁,让我,把童年寻觅,拾掇;让我的父母双亲,依然年轻、健康、富饶!

今天,我吃不到外婆在大铁镬里煮的红薯汤圆了,也闻不着妈妈在老家煮得香甜美味的咸汤圆了。看着好友发在微信上的红薯汤圆图片,好怀念,怀念老家的至亲好友们。生活在他乡异地,且入乡随俗,吃碗饺子吧!热热的饺子汤,也能找到你的味道。

主办单位:云南省家庭教育研究会
承办单位:昆明乐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组织结构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总访问量:13365924
Copyright © 云南网上家长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云教ICP备1011023 号 滇ICP备15000423号